罗冠军事件再反转?女方称被威胁道歉否认强奸

曾经轰动一时,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的“罗冠军梁某事件”,随着女方删博道歉落下了帷幕。

近日,“罗冠军事件没有反转”的声音再次出现,3月1日,梁女士告诉开屏新闻记者,在名誉侵权案中,罗冠军方提出和解,但她没有同意。3月2日,记者联系到罗冠军,他表示,自己不可能提出和解。

微博长文引发舆论风暴

2020年8月29日,梁女士发布《爱你,才要强暴你》的长文控诉自己被网友罗冠军强奸,对方表示因为爱她才这样做,她为了安慰自己不是被强暴的,选择和罗冠军确定了恋爱关系,这段关系维持了几个月。梁女士在长文中说,罗冠军趁她发烧,在她意识不清的情况下与她发生性关系并导致她怀孕,事后罗冠军及其家人强迫她堕胎并把她的电话微信全拉黑。这篇长文在微博上引发热议并登上了热搜。

之后,罗冠军发文进行回应,表示自己与梁女士在社交软件上认识,首次见面相处的很开心,决定在一起,几天后在情侣酒店,两人正常的发生了第一次性关系,之后就是正常的情侣交往。后来梁女士怀孕,在江西打掉了孩子。两人最终分手的原因,是罗冠军不同意把房子给梁女士,梁女士提出分手并索要10万元分手费,最终罗冠军支付一万元分手费结束了两人的恋爱关系。

该事件随着各种发声、晒证据不断发酵,当事双方也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网络暴力,直到2020年9月4日,梁女士清空所有微博,罗冠军发文称自己已“社会性死亡”。9月5日,梁女士律师称梁女士委托他发布道歉声明:“罗冠军没有强奸我,我们是普通情侣关系。因我们俩没有处理好分手事宜,遭受严重心理创伤才在网上曝光罗冠军强奸我。”9月6日,梁女士发布此道歉声明,至此,该事件完全反转。

女方坚称自己被“强奸”

2021年3月1日,梁女士向开屏新闻记者表示,发布道歉声明不是她自愿的,罗冠军确实于2019年6月12日在违背她意愿的情况下强行与她发生了性关系。

在梁女士提供的通话录音中,记者听到梁女士质问对方当天晚上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对方则表示没有感觉梁女士在反抗。梁女士说自己躲进了卫生间,被拉了出来,对方反驳称梁女士是自己出来的。“你说你害怕,你说你冷静一下,我说让你冷静一下。”对方说卫生间没有门,他并没有冲进去。

在录音中,男方承认自己提前买好了避孕套,并称之为男女关系之间的“小心机”,且表示向同事透露梁女士当晚流血的事情是为了炫耀。梁女士告诉记者:“我觉得自己在他眼里不是一个人。”

梁女士说,“强奸”发生之后,罗冠军一直在安抚她、表达对她的爱意,为了给自己制造“没有被强奸”的错觉,她选择和罗冠军确认恋爱关系,但是此后,罗冠军仍然多次强迫她发生性关系,并强迫她吃紧急避孕药。“他让我跟他签了一个合同,每周去他租的房子陪他一天。”梁女士说答应这个条件是怕罗冠军到学校找她。

据梁女士回忆,2019年末,她陪罗冠军去东北旅游,期间在自己发烧不清醒的情况下,罗冠军再次强行和她发生了性关系,从东北回来后,梁女士回了江西老家。“我感觉我怀孕了,各种症状都很像。”2020年2月,梁女士察觉自己可能已经怀孕,她不敢告诉父母,只是希望罗冠军能到江西和她一起面对怀孕的事情。

“他让我自己到医院去检查,把检查单给他看。”因为正值疫情期间,梁女士说自己不敢去医院,就给了罗冠军一张假的孕检单,本来以为看到孕检单以后罗冠军能面对这个事情,没想到等来的是强迫她流产。

道歉是因为被威胁?

“9月4日,我的律师打电话跟我说不好了,你要坐牢了,罗冠军发现你那个东西(孕检单)是P的了,他说他可以告你诈骗,把你抓进牢房里。”梁女士说,王律师是她在微博上联系的,在整个事件中没有给过她正确的法律指导,甚至伪装梁女士的“复旦男友”,最终被网友拆穿。

在接了王律师的电话之后,梁女士紧接着接到了罗冠军的电话。“他说我现在给你打电话,不是来找你和解的,我是给你一个求饶的机会。”梁女士说罗冠军威胁她要把她送进监狱,随后,罗冠军的律师也给梁女士打了电话,并威胁她要是不删微博的话,有百分之百的自信送她进监狱。“他说你还有个弟弟吧,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弟弟想,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我弟弟是无辜的,他才16岁。”

“我自己的律师和他们两个一起,三个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劝我删微博道歉。”梁女士说自己的道歉声明是两边的律师和罗冠军以及他姐姐一起写的,“罗冠军逼我说他没有强奸我,我坚持说他是强奸犯。他们一直逼我写道歉声明,我说我不写,就把电话扔了。”第二天,梁女士说王律师在没有经过她同意的情况下发布了道歉声明。舆论开始铺天盖地的反转。

梁女士说,自己的律师和罗冠军方谈好了条件,由律师发布道歉声明,但是罗冠军的姐姐表示必须要让梁女士自己发声明,“当时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之后,梁女士发布了道歉声明。

道歉声明发布之后,罗冠军的律师给梁女士打了电话。在梁女士提供的录音中,记者听到了疑似罗冠军律师与梁女士的对话,“我收人家两万块钱,帮人家干了这个坏事,自从今天下午跟你打完电话之后,我浑身都在发抖,我感觉我做了坏事,我对不起你,梁女士。”录音中的声音一度哽咽。

3月3日,记者联系到梁女士当时的代理律师,王律师说,道歉声明是四个人(梁女士、罗冠军以及双方律师)在一个群里协商的,“这么大的事情没有经过她同意我敢发吗?”王律师说,梁女士当时是同意的,同意有很多原因,但是事后梁女士反悔了。

关于和罗冠军方一起强迫梁女士道歉的事,王律师表示,是因为罗冠军方掌握了梁女士ps孕检单的证据,如果不道歉,罗冠军就会把这个孕检单曝光,“事后她发现自己道歉之后损失更大了,然后就后悔了。”王律师说,在协商的过程中,罗冠军方确实有一些威胁的行为,“任何的和解都不可能是大家开开心心的。”在此之前,梁女士从来没有将ps孕检单的事情告知王律师,“突然就冒出这么一个假的孕检单。”

王律师向开屏新闻记者表示,他确实帮梁女士操作过“复旦男友”的微博,而且非常能理解梁女士的行为,但是很多事情到互联网上发酵之后就不一样了,“有一些行为梁女士可能没有恶意,但是一上纲上线性质就不一样了,就导致罗冠军做的坏事可能没有证据,但是她做的坏事证据非常确凿。”对于罗冠军的律师跟梁女士道歉一事,王律师表示:“录音是真的。”

坚持维权 男方称不可能和解

既然已经删博道歉,为什么又删除道歉声明开始维权呢?梁女士说,在道歉声明发布之后,无孔不入的网暴让她濒临崩溃。“罗冠军在网上树立深情人设说放弃追究我的刑事责任,一转身马上向重庆公安局报案,告我诬告陷害罪、诽谤罪、诈骗罪、寻衅滋事罪。”梁女士说,这些罪名全部被驳回,不予立案。

罗冠军与梁女士的民事诉讼案正在等待开庭,梁女士表示自己一直在追问法院开庭时间,“法官说罗冠军方一直想和解,问我什么意见,和解条件是让我再一次道歉,怎么可能,就是因为之前的那篇道歉声明让我身败名裂。”

梁女士表示自己目前正在整理相关证据提交法院,并想办法恢复之前因为删除罗冠军微信而丢失的聊天记录,希望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为此,开屏新闻记者联系到了罗冠军,“我怎么可能和解呢,我从来没说过。”罗冠军说自己的态度一直是坚持走民事诉讼,诉求就是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及赔偿损失,没有特殊的请求,就看法院怎么判。

关于网络上出现的通话录音以及双方律师一起逼迫梁女士道歉一事,罗冠军表示自己已经卸载微博,不想去关心,以法院判决为主。“我们所有的录音材料都会提交给法院,包括道歉的过程,警察已经给我背书了,我就等法院了。”

来源:开屏新闻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